监管科技巨头当务之急肯尼斯罗格夫 沃伦痛击科技巨头很有勇气,因为科技巨头是民主党领先候选人的大“金主”。

美国参议员、总统候选人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表现出无比勇气和明确度直击科技巨头,包括面子书、谷歌和苹果。

沃伦的方案,要彻底反思过去四十年里美国过于自由放任的并购政策。


事实上,科技巨头是垄断和寡头垄断力量在美国整体经济的狂飙突进的唯一模范。

尽管最佳方针仍然尚不清楚,但我完全同意必须有所作为,特别是对于科技巨头收购潜在竞争对手、用它们的平台主宰力进入其他业务的能力。

沃伦很有勇气,因为科技巨头是大部分民主党领先候选人的大“金主”,特别是进步派,对他们来说,加州必然是选举资金的自动提款机。

而尽管你完全可以反对,但沃伦绝非唯一一个认为科技巨头赢得过多市场主宰力的人;事实上,这是华盛顿形成表面上的一致的极少数问题之一。其他候选人,主要包括明尼苏达州参议员艾米·克洛布查尔(Amy Klobuchar),也采取了原则立场。

垄断加剧收入不公


尽管因果关系难以理清,但认为垄断力量的提升是加剧收入不平等性、削弱工人议价能力,以及拖累创新速度的一个因素应该八九不离十。

此外,也许除了中国之外,这是一个全球性问题,因为美国科技垄断商,常常在本地监管者和政客弄清楚发生了什幺之前,就已经实现了市场主宰。特别是欧盟,它一直试图自主决定科技监管。

不可轻易被收买

最近,英国委任了一个由前总统奥巴马的首席经济学家(也是我的现同事)杰森·福尔曼(Jason Furman)为主席的专家小组,撰写了一份关于科技行业方针的非常有用的报告。

关于如何监管科技行业的争论,怪异地令人想起21世纪初关于金融监管的争论。

轻监管的支持者认为,金融对监管者过于复杂,令他们赶不上创新,并且衍生品交易让银行可以在眨眼间完全改变它们的风险状况。

而金融业言出必行,给出的薪酬远高于公共部门,那些接受金融问题分析训练的研究助理们,无不受到远高于他们的老板的老板的薪酬的诱惑。

如果收紧监管的动议得到推动,科技监管机关和反垄断法律部门的人员,也会遇到类似的问题。要想获得成功,政治领导人必须专注而坚定,不可轻易被收买。

社媒左右政论影响过大

只要回忆一下2008年金融危机及其令人痛苦的后果,就能理解当一个行业政治影响力过大时会发生什幺。

而美国和世界经济在科技巨头面前的脆弱程度,甚至要甚于面对金融业,既是因为网络攻击,也是因为社交媒体能够左右政治争论。

另一个与金融业的相似之处,则是美国监管部门的巨大作用。在加上美国的外交政策,美国打个喷嚏,全世界都要感冒。

2008年金融危机便是因为美国和英国的弱点所引起,但很快就席卷全球。美国的网络危机也可以轻易实现这一点。

这就形成了一种“外部性”,或全球共同问题,因为美国监管机关放任风险在系统内累积,而没有充分考虑到国际影响。

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关于国家的角色、隐私以及美国公司如何与中国开展全球竞争等基本问题,就无法克服。

中国政府利用国内科技公司迅速地收集公民数据。但很多人更愿意回避这些问题。

建设公平竞争资本主义

因此,沃伦敢于指出,虽然许多服务似乎为免费提供,但仍可能会有问题,这引起了猛烈的抨击。

十五年前,金融业也做过类似的抨击,十九世纪末,铁路公司也做过类似的抨击。

在1881年3月号的《大西洋》(The Atlantic)上,进步派活动家亨利·德马雷斯特·劳埃德(Henry Demarest Lloyd)警告说:

“我们对‘铁路问题’的处理将表明我们政治感觉的质量和水平。它将对我们的社会和政治成长产生深远影响。

它可以表明美国的民主是否如同此前的所有民主实验一样,会因为人们的智慧和美德不足以将共同利益放在最高位置而灭亡。”

劳埃德的话至今仍然正确。目前,监管科技巨头的思想尚停留在草图阶段,显然还需要更加严肃的分析。不受游说美元镇压的开放、知情的讨论是一项国民当务之急。

沃伦所加入的争论不是关于建设社会主义,而是关于让资本主义竞争更加公平,最终更加强大。

肯尼斯罗格夫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首席经济学家哈佛大学经济及公共政策学教授

Project Syndicate版权所有

上一篇: 下一篇: